昨晚梦到你了套路情话 一条深空银

admin游戏问答2022-01-14 17:34:2415

一条深空银鳕鱼吃完,左真满脸都是怨念。

凉飕飕的。

林霄则吃得很畅快,吃完之后丢给左真一瓶老酒,也不管他,直接闭关去了。

半条深空银鳕鱼入肚,虽然每一片鱼肉所带来的空间奥秘的感悟都很细微,但半条却有上百片之多,叠加起来对时空大道空间奥秘的感悟却也积累到一定程度,进而影响到时间奥秘,再以此撬动整个时空大道的奥秘。

整个时空大道似乎都要沸腾起来一般。

一缕缕属于时空大道的道韵也不断的波动着,弥漫向四面八方。

林霄没有理会左真,直接进入洞府内,开启阵法,进而进入内世界,取出时空大道经翻开,仔细的阅读起来。

参悟时空大道的方式与参悟其他大道的方式有所不同,就是阅读时空大道经。

阅读时空大道经的同时,便会得到时空天尊所留下的烙印的指引、教导,再结合自己的悟性来领悟。

现在,有深空银鳕鱼的协助,林霄阅读时空大道经时,时空大道愈发的剧烈波动,如同煮开的水一般沸腾起来,耳边,仿佛有一道虚幻缥缈的声音在吟唱着、念诵着,将时空大道的奥秘一一的诠释出来,让林霄去感受、参悟。

林霄完全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周身,时空道韵愈发的浓郁,眉心之处,第六条时空大道的道纹也从无到有、从虚幻到凝聚。

……

“时空大道……至强大道啊……”

左真坐在自己的洞府口,拿着林霄给的老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满脸的惆怅。

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样子。

惆怅啊惆怅,纵是三千美酒也化不掉。

“原来……那掌握至强传承道经时空大道经的人……就是林兄你啊……”

“时空大道经……”

“不知道林兄你与时空天尊有什么关系?”

可惜,林霄没有听到左真的话,不然定会满脸诧异。

“哎……”左真重重一叹:“朋友诶……下不了手啊……谁让我是如此如此的义气……”

“可是……时空大道经啊……至强大道啊……”

……

一座铜山飞掠在虚空之中,朝着红巨星的方向迅速飞掠而去。

“主上就在红巨星,我得快些赶到。”三千米青铜山巅,铜山主自言自语说道。

当日,他与林霄进入天古星区就遭遇到金灵族和火灵族的堵截。

由于他实力太弱,没有办法插手。

之后就目睹主上大发神威大杀四方,杀得火灵族溃不成军,也杀向金灵族,结果出现了一个强者,实力似乎太过强大,主上不得不施展秘术逃遁。

场面一度混乱,铜山主也趁此机会脱身逃离,以免被金灵族和火灵族盯上。

他流落在天古星区的虚空之中,四处找寻林霄的下落,可惜,林霄已经跑到了五灵族的大本营内,而人族不好随意进入五灵族的地盘,否则很容易引起灵族的敌意。

如此一来,铜山主便无法找到林霄。

但他没有放弃,依旧四处找寻,这一找就是十几年,终于得知了主上的消息,一得知消息,便立刻赶往红巨星。

他知道,这消息十有**是主上故意散播出来的,就是要让他知道并赶过来。

一段时间后,铜山主驾驭着青铜山抵达红巨星,迅速进入。

而后,铜山主被人拦截了。

……

明道山顶级洞府、内世界。

林霄眉心上浮现了第七条时空大道道纹,道纹波动之间,愈发的凝练,弥漫而出的时空大道道韵也愈发的浓郁。

当第七条道纹彻底凝练之后,林霄也从参悟之中清醒过来。

“时空大道从五分提升到七分……”

“足足二分的提升……”

林霄嘴角不由挂起一抹笑意。

足足二分的提升。

这固然是无法和之前参悟金木水火土时五种巅峰大道的突飞猛进相比,但,那是特定的条件,是以消耗了五种悟道至宝本源作为代价,时空大道可没有相应的悟道至宝供自己消耗本源。

没有悟道至宝的本源作为代价,只能逐步参悟。

一下子提升二分,还算是很不错的了。

不过,其中一部分是属于时空大道经的功劳,一部分则是属于深空银鳕鱼的功劳。

“若是能多吃几次深空银鳕鱼,或许,我的时空大道就能更快的提升到十分层次吧……”林霄暗暗思索道。

没有深入多想,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既然时空大道的造诣进一步提升起来,那么,继续参悟时空波纹道术的重叠技巧吧。

时空波纹是自己所掌握的第一门也是唯一一门时空神通道术,威力还算不错,但,主要还是体现在辅助上,能够让四周的时空变得迟滞,不过,自己从长空真君的空间重叠上找到了灵感,尝试着将时空波纹重叠起来。

之前就完成过三次重叠,威力果然明显增强。

但,还是不够,林霄认为还可以继续重叠。

四次……五次……六次……

多重叠一次,便会多增强一些威力,但同样的,每多一次的重叠,难度也会随之剧增许多。

先前重叠四次失败,但那是在世间仓促的情况下。

如今,可以继续尝试了。

这一段时间待在明道山之中,林霄主要还是以参悟剑术为主,其他的一切暂时都放下了。

若不是正好吃了深空银鳕鱼,估计也不会来参悟时空大道,更不会一下子提升二分。

趁此机会,一鼓作气继续参悟。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又一次次的尝试。

林霄孜孜不倦,忘乎所以。

终于,四重时空波纹道术重重叠叠化为一道似的涤荡开去,威力又一次的增强。

林霄不由呼出一口浊气。

为了多叠加这一重,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

起码有数百次吧。

还真是挺累人的。

那么……先休息吧。

念头一动,林霄便离开内世界出现在洞府之中,旋即关闭阵法走出洞府,就在洞府前挥手,一张躺椅出现,轻轻的往躺椅上一靠,一手拿着白玉葫芦,看着长天蔚蓝,白云舒卷,悠然自得。

观天地、照白云,也是一种修行啊。

微微一叹,林霄饮酒,悠然自得。

修炼,从来就不是一味清苦的修炼。

当然,也有人信奉清苦修行就是修炼的要得,但,看人。

至少林霄的观念不是如此。

苦修是必须的,但不是全部。

苦修之余放松自身,喝喝酒品尝品尝美食,观天观地观万物苍生,都是修行的必要。

比如之前,若是没有食用深空银鳕鱼的话,自己的时空大道想要提升到七分层次,估计还得花费不少时间才行,但,就是吃了一次深孔银鳕鱼,方才突飞猛进,直接提升二分层次,而时空道术时空波纹也趁此机会参悟至四次重叠的层次,可谓是进步明显。

看……吃也能算是一种修行,对吧。

无可反驳!

“陈兄,你还真是悠哉啊。”左真又出现了,目光有点奇怪的盯着林霄。

“修行么,不外乎如此。”林霄不徐不疾的回应道。

一路行来,其实很多时候自己都处于一种紧绷状态,唯恐提升太慢,遭遇强敌实力不够用。

但渐渐的也明悟过来。

而今,这一身实力不说无敌玄境,起码神境以下能对自己有威胁的很少很少,就算是神境以下还有比自己强大的人,那又如何?

一则,自己想要走的话,对方拦不住。

二则,自己的实力还可以继续提升,继续增强。

而这些,都是底气所在。

底气所在,何惧之有。

神境?

就算是神境出手……林霄仔细的琢磨了琢磨,还是得跪,估计连逃也逃不掉。

也罢,莫想那么多。

“林兄还真是潇洒。”左真笑道,旋即面色露出一抹肃然:“只是我竟然没有料到,时空大道经竟然在林兄手里。”

“你也想要?”林霄微微扭头看向左真,眼底泛起一抹诧异,旋即微微笑着问道。

盯上时空大道经的人不少,这一点林霄知道。

知道时空大道经而心动,这一点林霄也是很清楚。

左真得知自己有时空大道经后会心动,也是人之常情,何况,林霄也从未想过遮遮掩掩。

有那个必要吗?

如果遮遮掩掩了,那谁来找自己麻烦?

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的话,哪里找人装……磨砺剑术?

所以,林霄秉承着顺其自然的理念。

不故意泄露,也不刻意遮掩。

能发现,那就是你眼光好有缘分。

至于出手不出手,那就看对方的意思了。

出手了便是敌人,是敌人那就斩了,如此简单、直接。

不出手的话……还可以做朋友。

林霄看着左真,觉得此人还是挺有意思的,性情比较真,也比较随性,是一个可以结交的人,那么现在呢,就看对方的意思了。

要如何?

是打算对自己出手抢夺时空大道经?

如果是的话,那么就看看对方是什么手段了,手段一般的话,自己也留些情面,比较深空银鳕鱼还是挺好吃的,而自己的时空大道也因此而突破到七分,算得上是承了对方一份人情。

如果手段过了的话,也可以留对方一命。

人情得还吗。

恩怨就该如此分明。

“要是在别人身上,我铁定会尽出一切手段夺取,但既然在林兄身上……”左真顿时一笑,有点苦涩,又有些洒脱:“那就算了,毕竟是朋友吗,志同道合啊。”

“识趣。”林霄丢了一坛老酒给左真。

浪迹多年,所遇到的人和事也有不少,左真所说的话是真是假,林霄还是可以听得出来的。

当然,如果左真的话语让林霄判断错误,那只能说明左真的说谎的造诣十分高深,如成大道一般,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接过酒坛,左真也不客气的打开畅饮。

人生大事、吃喝二字……仅此而已。

什么至强大道……去一边。

林霄盯着无垠的蔚蓝晴空,看着一缕缕飘荡的云气,旋即看到一抹古朴的光影迅速飞掠而过,速度极快,在那一道古朴的身影后则有三道身影迅速追击,如影随形。

“那是……”林霄不由微微一怔。

那一道古朴的光影内的身影,似乎有些眼熟啊。

……

“站住。”

冷厉的暴喝声传来,带着杀机重重。

铜山主面色凝重,不断逃窜。

没想到一进入红巨星,准备前往明道山找寻主上,结果却被人给盯上了。

对方看上了他的青铜山印。

在万空星区内,铜山主可是两大巅峰强者之一,何人不敬畏,但离开万空星域进入天心星域之后,却好像一下子跌落下来,沦为底层似的。

尤其是和林霄一起行动,每一次都变成了打酱油的、陪衬。

说真的,铜山主内心还是挺失落的,但也很快调整过来,并且修为实力都有显著的提升。

玄境圆满!

但,还是不够。

比如说现在,盯上他青铜山印的三人,一个个都是玄境圆满的实力,单对单自己不惧,三对一,打不过,只能逃。

铜山主也不知道明道山在哪里,还来不及问询呢就被盯上追杀。

“铜山,为何如此狼狈?”一道熟悉的声音骤然传入耳内。

“主上……”铜山主

昨晚梦到你了套路情话

立刻一顿,张目四望找寻林霄,却又没有看到,反而被身后那三人追击上来,迅速的将铜山主包围起来,强横的气息直接锁定铜山主,如一重重的风暴侵袭,似一重重的狂浪扑击,欲将铜山主淹没。

“可需要我出手?”林霄的声音再次传入铜山主耳内。

“额……还请主上出手……”铜山主有点尴尬,身为追随者,却要主上出手救自己,委实有点丢脸啊。

但没有办法,谁叫自己的确是实力不如人,一对三真的打不过啊。

“你说什么?”三个包围铜山主的人纷纷诧异,这人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

在那便胡言乱语的说什么?

但,只见从下方有一束剑光横贯长天,仿佛铺展出一道天青色的画卷,横掠虚空一般的横空杀至,没有丝毫的迟滞,直接杀向包围铜山主的三个玄境圆满。

铜山主只感觉眼前有一片万古天青的颜色弥漫而过,如此的瑰丽、如此的璀璨、如此的让人无法忘记,形如烙印,当天青色的光芒闪过,那三道身影彻底消失。

喜欢剑剑超神请大家收藏:

一处混乱的虚空地带,无数的虚空乱流如风暴席卷,如潮水奔涌,如利刃切割、绞杀。

那一片混乱的虚空地带内部,唯一一处显得比较平静之处,就像是一座狂风暴雨侵袭大海上的孤岛一般,正坐着一道伟岸的身影,身上弥漫着一层层空间神光,正是从林霄剑下逃命的长空真君。

偷鸡不成蚀把米!

想要林霄的时空大道经,结果没拿到手还被打得不得不逃遁,甚至连他那一件空间秘宝也丢失了。

不过,长空真君并不是特别担心,因为那罗盘是属于他的,被他所掌控,总有一天会亲自拿回来。

如今,他正在疗伤。

坠入虚空乱流内的滋味可不好受,受伤再所难免。

若非他的实力足够强大,只怕是

昨晚梦到你了套路情话

早已经死在其中了。

忽然,长空真君身躯一颤,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煞白一片。

“我的定空盘……”长空真君眼眸绽射出无比骇人的光芒,言语之中蕴含着无以伦比的暴怒。

方才,他留在定空盘内的意念体被击溃了。

换言之,定空盘被他人强行炼化掌控了,从此之后与他再无半点关系。

而方才自己还在疗伤,受到如此冲击,再次受创。

毫无疑问,导致自己彻底失去定空盘的人,一定是那个掌握时空大道经名为林霄的剑修。

恨!

极致的恨!

怒!

无比的暴怒!

长空真君恨不得就此离开此地,找上林霄,将林霄以最残狠的手段击杀。

他在林霄身上所留着的空间印记还在,十分隐秘,乃是他的一门得意秘术,除非对方的空间大道造诣不逊色于他,否则根本就难以觉察。

凭着那一道空间印记,长空真君是可以再找到林霄。

但……他不敢。

就算是找到了林霄又如何?

事实证明他不是林霄的对手,否则,何至于逃遁,何至于连自己的空间秘宝定空盘都丢了。

一时间,长空真君愤怒到极致,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无能狂怒。

……

红巨星中的明道山顶,林霄的小日子过得很悠闲。

掌握定空盘之后,林霄就研究起用法。

定空盘的作用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定住一方空间,让那一方空间凝固,以此形成束缚、压迫、禁锢等等。

其功效虽然单一,但别说,威力还是挺强的。

就算是没有修炼掌握空间大道的人也可以使用,但,如果是掌控空间大道的人来使用,威力则会数倍的增强。

林霄自己没有掌握空间大道,或者说之前掌握过空间规则,继续修炼的话,是能够演变为空间大道,但林霄却掌握了时空大道。

珠玉在前,怎么可能选择次一级。

时空大道乃是至强大道,空间大道则是巅峰大道,哪怕是最顶尖的巅峰大道,那也是巅峰大道,无法和至强大道相比。

丢了西瓜捡芝麻,这样的事情林霄可不会去做。

以时空大道的力量来催发定空盘,同样也可以增强定空盘的威力。

不过还是有所区别,因为时空大道蕴含着了时空和空间的奥秘。

总归来说,单论对定空盘的增幅,时空大道还是有些不如空间大道,不过林霄无所谓。

自己战斗,向来是凭手中 一剑,定空盘之类的东西更多是一种辅助,有时候都不见得会派上用场。

“林兄,我搞了一条深空银鳕鱼,特来与你一同品尝。”

一道声音传来,带着几分的笑意。

林霄收起定空盘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声音的主人也是一个年轻人,一身黑色长袍,面带笑意,英俊的面孔只比林霄差了些许,他的修为是玄境圆满,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从其他星区出来游历

的。

此人名为左真,林霄看得出此人的年纪并没有超过百岁。

一个年纪不超过百岁的玄境圆满,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天骄,真正的天骄。

并且左真会在明道山顶租借洞府,也足以说明其财力过人。

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左真是一个挺有趣的人。

前段时间看到林霄坐在洞府前饮酒,他也没有厚脸皮的讨要酒水,而是取出一坛美酒坐在自己的洞府前,说是他之前从某个地方得到的陈年美酒,邀请林霄一同品尝。

左真也没有丝毫的恶意、敌意,相反,比较随性。

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林霄才与之同饮,一来二去就熟了。

不过左真藏的酒水比较少,很快就喝完了,他时不时的就弄点好东西过来林霄这边噌酒喝。

“深空银鳕鱼……”林霄面露惊讶。

原本自己是不知道这种食材的,但最近和左真接触多了,而左真又是一个饕餮客,极好美食,因此林霄也知道了不少珍贵食材,也品尝了一部分。

其中左真就对一种名为深空银鳕鱼的珍贵食材念念不忘,说他曾经有幸吃过一次,那味道真的是太绝了。

绘声绘色的模样,说得林霄都心动了,也想要品尝品尝。

当时左真就拍板,一定会给林霄弄来一条深空银鳕鱼尝尝。

没想到这一次,左真这小子真的弄来了一条深空银鳕鱼。

“林兄,这就是深空银鳕鱼。”左真献宝似的挥手,旋即,只见一条约莫一米通体银白色的鱼儿出现在两人面前。

银白色上有着一点点的光芒,光芒弥漫之间,让那鱼儿的身子看起来有种虚幻的质感,仿佛不存在此方虚空。

而事实上,深空银鳕鱼也的确不是此方虚空的物种,乃是存在于虚空里层第七层到第九层的一种物种,很难得,想要捕捉到的难度也是极高。

一般而言想要在虚空里层第七层抓到深空银鳕鱼概率很低,但在虚空里层第九层的概率就会高了不少。

不过,虚空里层越是深入,危险程度就越大。

“林兄,有好酒赶紧的。”左真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旋即取出两把寒冰短刃,其中一把递给林霄:“深空银鳕鱼天生蕴含空间大道的力量,如果是参悟空间大道的人来食用,还能够帮助空间大道的领悟。而深空银鳕鱼的最好食用方式就是生鱼片,不需要任何蘸酱,深空银鳕鱼的肉不能用铁器来切割,否则会有损口感,用玉刃或者冰刃来切割更合适……”

说着,左真不客气的手持手中的寒冰短刃一划,丝滑的切割一块肉片丢进嘴里咀嚼着,露出一种无比享受的模样。

“这口感……难以形容……”

“其实,要吃深空银鳕鱼,最好还是以蕴含空间力量的利刃来切割,那口感,更要胜过兵刃。”左真又补充说道。

“是这样吗……”林霄的声音响起,旋即,运转时空之力覆盖在寒冰刃上一划,切割下一条晶莹雪白如虚幻的鱼肉轻轻的放入口中。

一种似乎清凉的感觉弥漫,弥漫向全身上下。

那口感怎么说?

前调如雪般的化开,中调如兰桂般的清香宜人,让人情不自禁神清气爽,后调似烈酒般的深邃而通透,直击灵魂。

甚至于那一瞬间,林霄有一种彻底放空的感觉。

身躯虚空、灵魂虚空,整个人似乎都置身于虚空之中漂流着,无拘无束、无所不至,有一种瞬间如神一般的深刻感受。

爽!

甚至,不是一个爽字能够形容得清楚的。

林霄更是感觉到自己的时空大道隐隐波动起来。

时空大道蕴含着时间和空间的奥秘,深空银鳕鱼的肉则蕴含着空间大道的奥秘,触动了时空大道当中空间大道的部分,而时空大道内时间奥秘和空间大奥秘却不是独立存在的,二者是彼此的融合为一体,不分彼此。

空间奥秘的部分被触动,连带着时间奥秘的部分也受到影响,进而带动整个时空大道。

虽然很细微,但也让林霄感到诧异。

“我……”左真品尝完那一片鱼肉睁开眼睛看去,正好看到林霄手中的寒冰刃,那气息,似乎和自己所拿的寒冰刃有所不同。

不过,寒冰刃可是自己拿出来的,都一样。

为何林兄手中的寒冰刃不一样了?

“林兄,你那是什么力量?”左真有所猜测,却又不敢相信,语气都有些颤抖的问询起来。

“时空大道啊。”林霄一脸云淡风轻不徐不疾的回应道。

“时……时空……大道!”左真眼珠子一下子鼓凸而出,瞪着林霄,满脸震撼不已。

至强大道……时空大道?

他竟然遇到一个掌握至强大道的人?

不可思议!

难以置信!

“区区一门至强大道而已,不足为奇。”林霄轻描淡写的说道,随手又切割下一条鱼肉放入口中慢慢品尝着,那滋味,真的是绝了。

自己从小到大至今所吃过的东西也不少,但,没有哪一种能够与深空银鳕鱼的鱼肉相比,甚至要比较的话,真的是相差甚远,无数倍的差距,天渊之别。

左真却如遭雷击。

听听,那是什么话?

区区……还一门而已……

那可是至强大道啊。

就算是自己来的地方,修炼环境要胜过这一片星区许多,但能够掌握至强大道的人,却也极少。

那种口气,简直就是要让人将他狠狠的爆锤一顿。

喜欢剑剑超神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