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残疾儿子那个了 无删减全文,不过眼下不

admin游戏问答2022-01-14 17:57:3118

不过眼下不是寻找那些人的时候,真仙亡故,三十六祸尽数铲除,这龙虎山,这江湖总算是太平了。

龙虎山的几个弟子,已经在整理张承一的遗体,要给张承一来一个风光大葬。

至于药茗桀,也是我们荣吉历史上的大朝奉之一,今日也是为了江湖,为了苍生而丢了自己的性命,所以我也是让荣吉的众人把药茗桀的遗体也妥当安置了一下,送回省城那边安葬。

对此狐小莲也没有异议。

至于在龙虎山阵亡的非龙虎山人士,也由我们荣吉安排送回各自的门派。

龙湖山这边的传承,我也是问了一下,下一任的龙虎山天师由风承清接任,而风承清之后,已经提前确定是庆绥接管龙虎山了,在庆绥拥有接任实力之前,龙虎山也会重点培养。

老天师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也就是说,老天师早就知道自己要在这次事故中丢了性命。

明知危险,却义无反顾,我越发钦佩老天师了。

江湖人士在这边待了一天,基本没有离开的。

而我则是选择在龙虎山多待了一天,一来是帮着龙虎山处理后续的一些事情,并且参加张老天师的葬礼,再者是等我父亲、爷爷他们回来。

老天师的葬礼很简单,全龙虎山挂白,而后便是一个柴堆,烧了老天师的仙骨,而这也是老天师生前安排好的,我们也是选择尊重老天师的遗愿。

而老天师的仙骨在被烧的时候,还有一个透明的仙鹤从火堆中飞出,直冲云霄,最后消失了在天际。

为此我们更愿意相信,老天师可能是驾鹤飞升了。

老天师的葬礼之后,江湖人士才散掉,而我父亲、爷爷等人却始终没有露面。

我打电话也打不通。

我找了张承志、怖逢,他们也不知道我父亲去了什么地方。

邵怡在张老天师的葬礼之后,便随着邵元培先离开了,他们要去安排燕洞的尸骨。

狐小莲也是先回了省城,她要去筹备药茗桀的葬礼。

我的话,则是和御四家剩下的三家,以及蒋苏亚、东方韵娣又在龙虎山多住了一天。

至于李成二的师父、师弟,也是除了我们之外走的最晚的,临走的时候,李成二的师父看着他说了一句:“你以后跟着宗大朝奉好好干,我有预感,荣吉将会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说完,李成二的师父还对着我行了一礼。

我赶紧拱手还礼。

这一日的晚上,夜色星星不多,月光不亮,龙虎山的灯火也没有往日亮堂了。

我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拿着手机又给父亲、爷爷,甚至徐坤、真仙的电话挨个拨了一遍。

无一例外,全部关机了。

蒋苏亚始终陪着我,看我失落地收起手机便问了一句:“又没接电话?”

我耸肩点头,一脸的无奈。

此时东方韵娣也走了过来,看到我和蒋苏亚站在一起,她脸上有些别扭,不过还是挤出一丝微笑对我说道:“师父他们肯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做,你不用纠结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我说:“今天没有消息,明天就回去,药茗桀前辈的葬礼就在后天,我得回去参加。”

东方韵娣说:“嗯,我得在这边多住半个月。”

我下意识问:“为啥?”

东方韵娣说:“师父给我安排的修行,不过我准备再多待几天,等着阴历四月份了再离开龙虎山。”

我问:“然后呢?”

东方韵娣说:“然后回荣吉啊,我可是掌管荣吉情报系统的人,不能缺职太长时间。”

我点头笑了笑。

听说东方韵娣会回荣吉,我心里下意识也是很开心的。

我又问东方韵娣,知不知道我父亲的行踪。

东方韵娣笑道:“不知道,我要知道,早就告诉你了。”

这一夜很长,却又很短。

谈了一会儿话,我们便各自回屋休息去了,次日清晨,我们便在张竞之、庆绥的相送之下离开了龙虎山。

张承一、怖逢还没有走,他们还在龙虎山等我父亲回来。

回去的路上都是李成二、夏薇至轮流开车,我的话基本都是在睡觉和休息。

龙虎山和人祸一战,我收获良多,除了圣免、修罗两大气脉提升到了真人境界外,我的符箓外周天也是提升了不少,当然,四十九张符箓,已经是我的一道屏障,暂时没有办法突破。

不过,我的符箓外周天,使用的时间,增加了至少一倍。

这对我以后持续战斗来说,十分的重要。

蒋苏亚那边使用了真龙魂,身体并没有大碍,这大概和邵元培之前对她的气脉治疗有关。

当天的晚上我们就回到了省城,然后回了西山总部的那个村子里。

药茗桀的遗体就放在大槐树下。

我们在村子里住了一天,第二天便给药茗桀举办了葬礼,并在村子的后面选了一处风水不错的地方,将药茗桀安葬了。

签]狐小莲这些天大概是哭的太多了,这次没有再哭,整个葬礼上,她都看的呆呆的。

赢了真仙,救了江湖,大部分的人都开心不起来。

这次葬礼,许立、薛铭新代表X小组也来参加了,葬礼结束后,许立找到我,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郭霖毅的小八宗,以后由我们X小组老照顾吧,你们荣吉……”

我打断许立说:“小八宗在太行山内,是我们荣吉的根基所在,你们的根基在燕山,所以太行山之内的事儿,还是我们荣吉来吧,就不烦扰你们了。”

许立耸肩说:“好吧,既然如此,那告辞了。”

走了几步,许立站住,然后回头对我说了一句:“其实我本人对小八宗没什么兴趣,这是欧阳老领导的意思,宗禹我很羡慕你,作为大朝奉,手里也有大朝奉的权力,不像我,名义上是X小组的领导,可手里的各种权力都受到了极大的掣肘,唉!”

听到许立这么说,一旁的薛铭新也是有些讶异地看了看许立,显然她觉得许立不该这么说,至少当着我的面不应该这么说。

许立也是对着薛铭新笑了笑说:“好了,好了,我就是发个牢骚,走了。”

说罢,许立对着我摆手,然后离开了。

看着许立离开,狐小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旁边。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看着许立的背影说了一句:“许立忽然这么说,是想要寻求你的支持,他这是想要摆脱欧阳震悳的管束了。”

我说:“欧阳对他不错。”

狐小莲说:“是啊,可欧阳震悳这个人,眼光太近,手里握着的东西又舍不得松手,要不然葛西安也不会在X小组发展那么大。”

“现在到了许立了,他想要做闲人,可又觉得许立太年轻,一丁点的权力都不给许立,这让许立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傀儡,你以前做荣吉大朝奉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我说:“曾经有过,不过随着我手里的权力越来越大,也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狐小莲说:“这就是咱们荣吉的高明之处,你手里的全力在一点一点的增加,而且都是在你能力的承受范围内的。”

“你压力不会太大,也不会觉得自己被架空了。”

“欧阳震悳也想要学习咱们荣吉的法子,培养下一个继承人,可惜这里面的度,他没有把握好,他给了许立名声和地位,许立本身也有能力,可欧阳震悳却不敢给许立权力,这是导致许立发牢骚根源。”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狐小莲:“你的心里好受点了?”

狐小莲说:“前两天很难受,这两天想通了,心里也就好受了。”

我说:“那就好。”

狐小莲对我说:“回省城吧,你也应该去一趟龙山寺那边,燕洞就安葬在那边。”

我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就回了省城,然后和蒋苏亚、狐小莲、李成二、夏薇至和弓泽狐去了一趟龙山寺。

燕洞的遗体也被火化了,只留下牌位和骨灰放到了邵元培的住处。

邵怡这两天都在陪着老人家。

[标

签:p标签]我去给燕洞上了香,邵元培就对我说:“你父亲没有照顾好燕洞,你不能再让十三有什么闪失,否则我和你们宗家没完。”

我说:“您放心,我不会让十三有事儿,另外,燕洞大哥都安葬了,我父亲也没有来,我替他向您赔不是。”

邵元培说:“不用你,你父亲那天来了,他在燕洞的牌位前坐了一夜,啥话也没说,就那么坐了一夜,第二天早起六点多的时候才走的。”

“出门的时候应该是落泪了,我瞧见他擦眼角了。”

我父亲来过了?

我赶紧问:“他有说,接下来去什么地方了吗?”

邵元培说:“应该是回龙虎山了,你们可能在路上给错过了吧。”

我有点怀疑,父亲是在躲着我,可他们是在躲什么呢,我身上有刺吗?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赵青焕的气脉不一会儿就被数百道带着道运的雷网给封得死死的。

白衣真仙此时也是飞身过去,一把长剑横在了赵青焕的脖子上,他看着赵青焕笑道:“当日你们在仙界折磨我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

赵青焕的表情已经不是害怕了,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

药茗桀那边立刻说:“我这锁仙阵毕竟是缩水版的,坚持不了太久,别装叉了,赶紧一刀削了他!”

白衣真仙看着赵青焕还是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记住了,我叫赵奕,我和你一样,都姓赵!”

说罢,白衣真仙一剑摸了赵青焕的脖子。

而在赵青焕真仙元神出窍的时候,白衣真仙又是一剑斩碎了赵青焕的元神。

赵青焕就这么死了……

一个真仙,我有点不敢相信。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药茗桀那边。

药茗桀则是“噗”的吐了一口血,然后跪倒在了地上,天空中的乌云也是慢慢散去,这个阵散掉了。

药茗桀对着我招了招手说:“宗大朝奉,你过来。”

叫我?

我的身体现在也不太能动弹了,因为仙气在我体内的冲撞依旧没有结束。

父亲也是发现了这些,就说:“先让他离开这里吧,这里的仙气太多了,那小子的身体受不了。

和残疾儿子那个了

药茗桀却摇头说:“不想他一身本事就此废掉,就让他过来。”

狐小莲也是赶紧扶起我说:“你信我义父吗,如果信的话,我就扶你过去。”

我点了点头。

狐小莲就把我扶到了药茗桀的跟前。

父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药茗桀说:“三十六祸,还有一些余孽,我去帮下忙。”

张承一并没有离开,而是原地收了仙鹤外周天,然后席地而坐。

白衣真仙则是说了一句:“那些祸根胎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先走了。”

说着他就起身一跃入了天际。

黑龙此时也是缩小了身体来到我的身边。

我到了药茗桀的身边,他指了指地面,狐小莲便扶着我在药茗桀的旁边坐下了。

药茗桀紧挨着我坐下说了一句:“这次锁仙阵能够成功,全靠你手里那条小白龙的帮忙。”

我疑惑地看了看手里已

经昏迷过去的小白龙,没有吭声。

药茗桀则是继续说:“它招来天地精华,让我的锁仙大阵可以更快的运行起来,若非如此,你父亲、张承一,两个家伙都要死在这里,小白龙是这次龙虎山大局中最大的变数,我们所有人都欠它的。”

听到药茗桀这么说,我更是心疼的摸了摸小白龙。

药茗桀继续说:“你体内仙气很乱对吧。”

我点头。

药茗桀随收一挥,一张透明的,闪着金光的符咒就从他的掌心跑出来。

狐小莲看到,眼神惊愕说了一句:“老爹,你干啥?”

药茗桀对着狐小莲笑道:“我大限将至,千年杀了第四仙,我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

说罢,药茗桀示意我抬手。

我有些犹豫地缓缓抬手。

药茗桀对着我右手掌心拍过来。

“啪!”

那透明的符箓直接钻进我的掌心,然后融汇到了我的气脉之中。

我体内的那暴躁的仙气脉也是瞬间平复了下来。

不仅如此,我能感觉到,自己刚升了真人境的修罗和圣免气脉也是全部提升到了二段。

这是……

不等我询问。

药茗桀就说:“这是道运印记,这里面封了五次道运,我已经用去了四次,杀了四个真仙,最后一次我赠予你,因为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我可能大限将至。”

狐小莲已经痛哭了起来。

药茗桀摸了摸狐小莲的脑瓜子说:“咱们的事儿啊,你不用给宗大朝奉解释,燕山之中那几百人的性命,的确也是我夺去的,不仅如此,咱们这些年杀的人,远比真仙多的多,罪与过,都让我一人背了入那黄泉,走那阎罗殿。”

“与你无关!”

狐小莲哭的更伤心了。

药茗桀继续看向我说:“这道运印记是我在昆仑废墟偶尔所得,我穷其一生想要找出它的真相,以及制造它的人是谁,可却没有查明白,不过它帮了我不少忙,这一千年了,加上这一次,仙人四次下界乱世,全部被我截杀在仙迹之中。”

“倘若有下一次,而你小子还活着的话,截杀仙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说:“可万一是好的仙人呢?就好像赵奕那样的。”

药茗桀说:“该杀谁,道运印记会有提示的,至于赵奕,这次虽然帮了我们,可他的目的是复仇,所以他,不可信。”

我点头。

此时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我便对着药茗桀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仪。

药茗桀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了看张承一说:“老天师,咱们一起上路?”

张承一点头说:“嗯,一起走吧。”

张承一好像并没有受伤吧?

见我露出了疑惑,药茗桀就说:“其实在开战之前,老天师已经用自己的寿元为锁仙阵加了三分的气运,锁仙阵不开,老天师享寿百年,这锁仙阵一开,那百年寿元瞬间全无,老天师也要油尽灯枯了。”

看着老天师,我不由“啊”的一声。

我没想到,那看似平常的锁仙阵背后,竟然藏着这么巨大的损失。

老天师百年的寿元,药茗桀的一条命!

若是没有小白龙借来的天机,我父亲也可能死在这里……

越想,我越觉得真仙下界祸乱太可怕了。

我对着张承一也是恭敬地拱手见礼,然后缓缓说道:“老天师,请受荣吉一拜。”

张承一笑道:“荣吉在每次江湖动乱,都是牵头而出,这次龙虎山,若是没有荣吉助力,龙虎山已经没了。”

“宗大朝奉,龙虎山有几分气运到了你的身上,我仙游之后,万一龙虎山有什么好歹,烦请宗大朝奉和荣吉多多帮衬。”

我说:“老天师,您放心,龙虎山的江湖地位,无人撼动!”

老天师点了点头,然后缓缓闭目。

不过他没有立刻走,而是利用身体最后一丝的力气在开地府轮回道的大门。

药茗桀则是看了看,然后把痛哭的狐小莲的手交到我手里说:“以后小莲就交给你了,你娶她也好,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也罢,请善待她,无论以后江湖如何看她,对她,请你护着她。”

我点头说:“一定!”

说罢,药茗桀闭眼。

张承一的气息也是随之消失。

两个人的魂魄没有任何留恋地飘入了地府,进了轮回道。

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看着面前两人,他们全部挂着微笑,走的很安详。

狐小莲已经哭成了泪人。

此时张竞之带着庆绥也是去而复返,张竞之放下昏迷的庆绥,扑倒在老天师的面前,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转身看了看小黑龙,然后说了一句:“给你一个任务,帮助三十六侠,诛杀祸根!”

小黑龙点头,然后身体窜入天际,迅速变大,然后对着正在大战的地方飞去。

我父亲,小黑龙去支援,就说明我们已经打赢了真仙,整个龙虎山都应该受到鼓舞吧。

至于我,并没有乱动,我的身体虽然恢复了自由活动,可却半点的气都提不起来,现在的我,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我现在过去,就是去添乱。

我缓缓坐下,正准备说点什么。

药茗桀给我的那张道运印记符咒,“嗡”的一声,钻入了我的丹田气海之中,而后随之沉了下来。

不过我气海中始终有一条线牵引着那符咒,我想用的时候,随时可以将其找出来。

此时,天空阴沉了下来,虽然没有飘来乌云,却是显得又黑又闷,不一会儿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冬日里的雨,格外的冷,格外的凉。

龙虎山战斗的动静越来越小,而往我们这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荣吉这边并没有什么损失,三十六侠中非荣吉的人员除了慧月大师战死之外,龙虎山的八人团也是全部陨落。

不仅如此,龙虎山外门一百零一人,战死十六人,外事三十二人,战死十二人,而内门七十二人,损失最为惨重,战死四十人。

龙虎山作为这次劫难的最中心,已经伤到了根基。

所有祸根胎全部被杀,被封,此次仙人祸端,就此结束。

张承一的死,也让曾经的九大天师,又少了一位。

我环顾人群,这些人明显已经把我们荣吉当成了牵头者,他们都在看我,等着我表态。

我沉思了良久才说了一句:“结束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而后我转头对着老天师,药茗桀行了跪拜之礼,同时大声说道:“荣吉代表江湖,代表苍生,叩谢老天师,叩谢龙虎山,叩谢药老!”

众人也是随着我一起下跪。

而我在这些人中,并没有看到我父亲和爷爷,以及黑皇、徐坤,这龙虎山事件中,还有秘密,我没有弄清楚!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