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免费阅读*跳宝案子,

admin游戏知识2022-01-14 18:42:3910

跳宝案子,就是地痞混混到赌局去耍狠,别人押注用银钱,这类人用的是自残肢体,东家想要息事宁人,那就得收了注码,也就等于是以后要长期供养这位‘爷’。

诸如此类的事,我听瞎子白话过太多了,也就没往心里去。

这期间,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可见范围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瞎子偏着的头,几乎都快挨到‘女学生’肩膀上了,看似昏昏欲睡,但却眯着眼睛,以不同的角度和我做着相同的事。

‘小白脸’‘女学生’,‘络腮胡’‘鸭舌帽’‘大波浪’加上老头和司机,总共才七个。

第八个呢?

难道不在车内,而是在车顶上?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直到这会儿,我也没觉出车上有什么阴邪之气,难道就是车顶上的第八个人在搞鬼?

能够遮蔽阴气的鬼物,那貌似只有……

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让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与此同时,看到那络腮胡子,时不时在重复一个动作。

每隔一会儿,他都会搓搓一边的腮帮子,然后在脸上狠劲地摸一把,看上去就好像感觉很热,不停的在流汗一样。

‘女学生’和‘小白脸’看不出什么异状。

那‘鸭舌帽’就像个不会消停的话唠,又像是说相声的‘捧哏’,不时的挑起话头,再由‘小白脸’发挥。

是他和‘络腮胡’一起架着静海上车的,这会儿他仍然和‘络腮胡’挨在一起,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比瞎子和‘女学生’还要亲密了。

对了,也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暴露原本的身份。

瞎子抬手抠了抠鼻子,我领会了他的意思,回过头时,正巧海伦娜把一只手掌按上我的心口。

她这是感受到了我的异样,想要安抚我啊。

可她又哪里会知道,此刻我内心震惊的程度。

貌似有些状况,是我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啊。

‘鸭舌帽’的挑唆下,‘小白脸’又讲起了关于五条街的另一件事。

早年间的五条街,本是龙蛇混杂之地,有宝局,自然也少不了窑子。

‘小白脸’说话是很有点技巧的,但说到这种事的时候,再怎么有技巧,也避免不了下流。

杏树听的微微皱眉。

静海挨着她,像是真的睡着了。

窦大宝这会儿,已经有点肆无忌惮地在对‘大波浪’动手动脚了。

‘大波浪’有点拒绝的意思,但也没有太露痕迹的反抗。

就是这种‘欲拒还迎’,只会让男人更心痒难耐。

看着她时不时转动露出的侧脸,我心里已经多少又有了些底。

这时,我眼皮微微一沉,耳边就听林彤传讯道:

“他们现在是想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应该是要在不知不觉中将我们带到某个地方去。”

跟着又有另一个声音说道:

“老二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啊,看出门道了吗?”

是静海。

看来魇婆越来越熟悉利用自己‘升级’后的能力了,居然以一己之力,为我们制造了一副看不见的‘通讯网络’。

我闭上眼,心里想着:如果车顶上的是‘披红挂彩’,那这趟就热闹了。

接下来,我们这一行的所有人,就在魇婆的力量作用下,利用这种方式进行了简短的沟通。

挨着我的海伦娜并没有张嘴,但我听到她说:“刚刚我把头伸出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车顶上趴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她正探着头向下看呢!”

瞎子:“没想到还能‘见红’,不过就现在咱们的实力,收拾个把‘红衣’也不在话下。”

“不是‘红衣’是‘披红挂彩’!”

我急着纠正,继而快速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络腮胡’应该就是那个跳宝案子的烂面孔,他是淹死在水盆里的;

‘鸭舌帽’像个农民工,一身土腥子味,但是外边下着雨,他上车后,可没留下脚印;

瞎子你现在身边的女的,还有彤姐身边的‘小白脸’,是不是都有一股子草腥子味道?”

瞎子和林彤同时回应说:是。

我又道:“大宝身边的女的,越看越和他有‘夫妻相’,那特么的,就是个‘女佛爷’!”

静海“嗯哼”一声:“金面佛、荫木傀、水阴尸、吃土鬼,车顶上披红挂绿的是火煞。咱们这不是撞鬼了,这是一堆的僵尸啊。”

我最后针对林彤说了一句话。

而后,此番沟通就此终止。

“丰美小区到了。”司机低沉冰冷的说了一句,车随即停了下来。

我隔着海伦娜,抹了一把玻璃上的雾水,隔着窗户,就见不远处亮着的灯箱上写着‘丰美宾馆’四个字,旁边不远,依稀是一个小区。

“我下车!”

我先喊了一声,站起身后,无论是怎么扶海伦娜都不顺手,索性将她横抱了起来。

这一来,后方的‘小白脸’和‘鸭舌帽’同时都发出低声亵笑。

抱着海伦娜下了车,跟着第二个下来的,却不是瞎子,而是饭馆老板。

看来这财迷心窍的家伙,认准我是‘羊倌’了。

瞎子和‘女学生’;‘络腮胡’和‘鸭舌帽’依旧架着静海,也都下了车。

预料之内的,‘小白脸’也十分亲密地挽着林彤下了车。

车门一关,随即开走。

我没有扭脸看,只像是急色鬼投胎,抱着海伦娜匆匆走向丰美宾馆。

走进宾馆的前一刻,我看到瞎子和‘女学生’,和被架着的静海,都去了那片小区的方向

宾馆里,隔着玻璃柜台,看到后边折叠床上,躺着一个人。

我刚要出声,那人忽然一下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我看的清清楚楚,这胖女人压根都没用手支撑床铺。

胖女人就那么穿着秋衣秋裤下了床,懒洋洋地说店里只有大床房,144一间不二价。

我说开一间,正准备付钱,那倒霉催的饭馆老板居然又跟进来了。

看看随后进来的林彤和小白脸,我没吭声,直接付了钱拿了钥匙。

上楼的时候,听饭馆老板也要了间房,而且指明要我旁边的一间。

我肺都快气炸了,现在几乎就差和对方摆明车马干仗了,你跟着瞎掺和什么?你见过哪个家伙凌晨背着半扇猪住宾馆的?

房间在二楼,202。

看了一眼门牌,用钥匙开门,抱着海伦娜走了进去。

听到老板在后边喊了一声,我懒得理他,直接用脚把门踢上。

进门后,海伦娜立刻睁开了眼,想要开口说话,被我用眼神制止。

她也是机灵,读懂了我的眼神,虽然还是开了口,但却是另一副含糊的语调:“达令,你不要再背叛我了,好吗……”

“好,好!”我装作喘粗气。仍旧抱着她,闭上眼,跟着憋住一口气,在房间里转了三个圈。

睁开眼时,再看房间里的事物,就和先前都不一样了。

这一招算是我新学的,得自徐碧蟾的‘传承’,叫做‘踩脚印’。

那自然不是踩活人的脚印,而是踩邪祟留下过的痕迹。

睁着眼会被所见景象迷惑,闭住呼吸,更容易对阴邪有所感应。

三个圈以内,只要踩到邪祟留下的‘脚印’,就能破除幻象。

看到房间里的事物起了变化,我知道自己成功了,这才敢跟海伦娜说正经话。

“你现在应该也看到了我所看到的,还有什么疑问?”

“噢,天呐;这是古代的客栈吗?为什么会这样?刚才还是现代的旅馆啊?”海伦娜表情吃惊,但声音压的很低。

“那是幻象。”

的确,眼下我们切实是在一个房间内,但绝不似正常房舍那样通透,虽然还算干净,但透着一股子十分浓重的霉味和泥土气息。

我告诉海伦娜,这会儿不用怕隔墙有耳。

随即,开始尝试利用魇婆制造的特殊通讯网联络其他人。

首先联系到的是林彤,她说:“我在201,你对面,那个色胚已经被我控制住了。”

我没有问她用的是什么方法,实际也没必要。

如果是鬼祟,如果魇婆应付不来,她也多半难以应付。

但‘小白脸’是僵尸,而且是自命不凡的‘老千’,即便不用魇婆出手,以林彤现在的心理学造诣,多数也是可以对他实行‘催眠’的。

第二个联络到的家伙,让我感觉意外之极。

居然是饭馆老板!

“兄弟,我咋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家宾馆呢?”

“去你娘的!”我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自己作死别给我添麻烦!”

应该是魇婆感受到我的愤怒,立马将这财迷精给‘下线’了。

因为之后就再没有了老板的动静。

瞎子的声音传来:“我这边居然是一间开在小区里的麻将馆……”

我问:“是不是还三缺一?”

“没错。她老娘很热情,要我做牌搭子。”

“那就打四圈,规矩你懂吧?”

“必须的,先赢后输,放炮到天亮,哈哈……”

我刚想再联络其他人,外边忽然传来“砰砰砰”的砸门声。

我皱了皱眉,过去开了门,饭馆老板立刻冲了进来。

我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

刚好对面的门打开,林彤站在门口,比口型问我,她房间那个该怎么处理?

我示意她先进来再说……

喜欢阴倌法医请大家收藏:

老板就坐在过道那边,眼睛瞪得比谁都大。

目标——是我放在夹克下面的手。

磨磨蹭蹭可以,真要动手,甭说旁的,以后跟海伦娜、跟林彤、跟杏树,还处不处了?

可戏演到这份上,我也只能把手挪到海伦娜胸前,并没有真正碰触,只是‘隔空按摩’……

尽管这样,窦大宝和臧志强的眼神,也都露出了‘男人最懂’的‘深邃’。

杏树,更是频频回过头向我瞪眼。

我怎么都得觉得尴尬。

也就在这个时候,后方忽然响起一个像是鸭子般呱噪的声音:

“哎,我说老哥,你听说过五条街不?”

我回头看了一眼。

说话的,是那鸭舌帽。

顺眼看向最后一排,那个老头一直隐匿在昏暗中没有任何的动作。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像是坐着死在了那里一样。

就在我想要转回头的时候,有人回应了鸭舌帽,但那人不是络腮胡,而是已经侧面身体完全挨在林彤身上的‘小白脸’:

“五条街?哈,我刚才还在跟我姐说呢。”

他向林彤笑了笑,笑容很有点妖孽的意味。

我去,这小子,绝对的‘拆白’出身,这么屁大会儿的工夫,都认姐姐了。

好在那也就是林彤,换了别的久旷中年妇女,哪怕是有夫之妇,估计有相当一部分也难以抵挡这样奶油小生的搭讪吧。

我还是把头转了回来。

因为,作为这次行动‘最高领导’之一的林彤,对我下了指令。

我眼皮不自主的一耷拉之间,就有一个声音像是在我耳边说:“看着点前边。杏树会照应后方情况的。”

指令来自林彤,但利用的工具不是什么迷你通讯器材,而是和她一体的魇婆。

上次火车上下来后,魇婆同样‘升了级’,除了和林彤心意相通(并且已经变得情同姐妹),而且,她竟还能使人秒速入魇。

刚才我眼皮发沉,就是她在替林彤传递指令。

我回过头的时候,鸭舌帽的公鸭嗓子又再响起,说话的对象明显是‘小白脸’:“诶,兄弟,这边人听说过五条街的可不多,你年纪轻轻,居然知道?”

‘小白脸’轻笑:“呵呵,也是听老人说的。这五条街,从地图上看,就像是麻将里的五条。现在算是……算是小型的工业园区,周围也有一些小区。

但在民国前……甚至好像是建国前,那一代都……呵呵……”

“都啥啊?”问话的是络腮胡。因为上车的时候,他跟司机说过话。所以,我听得出。

我坐的,是中门为界限,前面的最后一排。

在我之前,听到络腮胡的疑问时,窦大宝、臧志强、杏树……包括紧贴着窦大宝的大波浪,都在扭头向后看。

那大波浪的脸,是真说不上太好看,偏偏嘴角眉梢的那股韵味,让很多男人都无法抵抗。

窦大宝回头以后,眼神一直都绕过了我。

我暗叫糟糕,这货莫不是已经被大波浪‘征服’了?

我分给他的那件东西,他难道没有使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车厢里变得相对热闹起来。

以鸭舌帽和‘小白脸’的一问一答为起始,跟着是络腮胡的间插提问,继而和瞎子一起的‘女学生’,也偶尔提出疑问。

再接着,居然连最前面的窦大宝,都梗着脖子大声问了一个问题,算是正式参与了进去。

而这场雨夜、11路公交上‘车谈会’的焦点,始终,都是‘小白脸’。

听着他的滔滔不绝,和解答每个人的提问,我不由得看了旁边的老板一眼。

他也在扭脸看着后边,但打从坐下,一只手就插在衣兜里,一直没有掏出来。

看那鼓鼓囊囊的样子,他像是手里攥着什么东西。

他的表情很疑惑。

我不是心理学家,但也能轻易看出,他有点‘怀疑人生’。

‘小白脸’对五条街的介绍,和他不久前跟我们说的差不多。

但是,却比他说的更加详细,也更加的‘精彩绝伦’。

什么五条街哪个宝局里,某年某月某日,有个外地来的混混跳宝案子,直接用一只手留的长指甲,从自己个儿的腮帮子上硬扣下来一块肉,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当作‘押宝’。

把庄的直接吓傻了,跳宝案子的他不是没见过,又用小刀从身上割肉的,再下贱低级点,就拿酒壶给自己开瓢,再‘高级’点,有抠一眼珠子的……

啥时候见过这么狠的?

硬从腮帮子上撕肉……

‘小白脸’咳嗽一声,接着说:“这还不算,见庄家吓傻了,他颐指气使地,让旁边伺候牌局的人去打来一盆水。

如果是一掷千金的豪客,宝局的打杂巴不得上赶着伺候。可即便这位爷不是豪客,他也得伺候。

因为什么?没见过这样的狠人,吓着了!

满满一盆水端到桌上,那位跳宝案子的爷们儿,当时就冲庄家竖起一根手指,“一炷香的时间,给我答复。”

说完,一弯腰,一低头,整张脸都埋进了水盆里。

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两分钟!

他就是不出来!”

“潜水?两分钟?我靠,我特么试过,最多40来秒,时间再长就呛水了。”插话的是窦大宝。

挨着他的大波浪轻轻推了他一下,侧面看来,眉眼灵动地冲他使了个眼色,声音不高不低地说:“就是闲着讲故事,你还当真的琢磨?”

看窦大宝的反应,我终于稍稍放下点心。

他的反应很自然,憨笑着,抬手捏了捏对方一侧的脸颊,“捏嘿嘿,我就是逗他玩儿呢!傻乎乎的……”

我放心,是因为,他在占便宜。

男人占女人便宜,该怎么占,就不用多说了。

可窦大宝人虽外向,但对女人一直都很腼腆。

他捏大波浪的脸,在他本人认为,就是在占便宜了。

这一来,就说明,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直到现在,还是在配合我们这临时拼凑的‘地八仙’在演戏。

那挖脸跳宝案子的家伙,后续如何,‘小白脸’只以一个转折,一语带过。

“那人是狠人,而且绝对精通水性。可是,后来来了个更狠的。他的运气,也就到头了。

有伙计通报了宝局的东家,东家只身赶来,见这场面,只大致询问了一下情况,一只手伸向‘跳宝案子那汉子’后脑的同时,一脚将一把椅子提向他身下。

椅子撞到腿弯,汉子不由自主坐了进去,但他的脑袋,也被那东家死死的按在了水盆里!

一炷香的时间是多

久,我不知道。但他没有挨过五分钟。

被抬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具死尸!”

喜欢阴倌法医请大家收藏:

分享: